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龚氏历史文化研究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正文

龚场传奇之振哥相亲记

   来源:龚氏新闻中心   日期:2018-04-18 17:54:20
导读:《龚场传奇之振哥相亲记》(本故事纯虚构,仅供娱乐消遣)【前言】:文中的我与振哥均为虚构人物,我没有故意去美化我的英雄形象,也没有恶意去贬低振哥的农民形象,我在此,只想作个鲜艳的对比,衬托出社会的凄凉
《龚场传奇之振哥相亲记》(本故事纯虚构,仅供娱乐消遣)

【前言】:文中的“我”与“振哥”均为虚构人物,我没有故意去美化“我”的英雄形象,也没有恶意去贬低“振哥”的农民形象,我在此,只想作个鲜艳的对比,衬托出社会的凄凉和现实的残酷。在文中我想突显的是社会现象与家乡相亲风气,在“我”的“偷包被偷”,“沦为丐帮”“自主创业”中社会现象得以体现,在“振哥”的“三次相亲”中将家乡的相亲风气突显的淋漓尽致。

【正文】:不知不觉,新一年的钟声已敲响,2024年已经来临,今年的元旦好像比以往更热闹。此时的我正坐在上海外滩边一栋33楼的咖啡厅里,喝着冒着白气的热咖啡,看着窗外的人们放着烟发庆祝新的一年的来临。整个上海的夜景站在这楼便仿佛能一览无余。突然发现已经有五年没回家了,今年想抽个空回去一趟。离当初辍学已经有十年了,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即过。2024年的今天,小米成了中国手机行业的龙头老大,世界排名第二,仅屈于美国苹果。雷军也继而成为了中国首富,我为这位仙桃的老乡感到骄傲。小米 note 9估计今年5月发布。腾讯依旧还是互联网科技的龙头,QQ已经出到13位数。

如今已经二十七岁的自己依然还是孑然一身,曾经的自己喜欢的女神都已为人妇,孩子都有几个了,难免有些伤感。情不自禁地唱了一首张学友的《心如刀割》,咖啡厅里的人都被我的歌声所吸引,听的如痴如醉。

喝完咖啡,我拿出我的小米note 8给振哥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一下他最近的情况,得知振哥已经回家,正准备相亲取媳妇。我连忙订了一张虹桥机场到天河机场的机票,准备回家跟振哥聚一下,诉说一下这些年来各自的心酸。

我和振哥是发小,小时候他总是跟着我去王大垸偷莲蓬,去明路沟施鳝鱼。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到灰坑里刨蚯蚓,再用竹签子穿蚯蚓,放进豪子里,然后就叫振哥用扁担把鳝鱼豪子全部挑到开兴克。最后就由我来施放豪子。第二天清尼玛早晨就要振哥跟我提篓子,然后大摇大摆地向开兴走去。每天我们都能搞个一两斤的鳝鱼,记得那时候鳝鱼才二十块钱一斤,对于那时候的我们来说,已经是巨资了,可以当零花钱花几天了。那时的童真该有多么美好,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呀。

五个小时后,我到达了龚场,在灿胖子那叫了两碗鳝鱼面,依旧还是童年的味道,五年没回家吃这面,还是那么美味。我给振哥打了个电话,要他过来吃面,随便叙叙旧。

十分钟后,振哥开着一辆大洋摩托的三轮车过来了,脑壳上还戴着草帽子,裤子上还沾着几坨稀泥巴,一个典型的农民形象刻进了我的脑海里。我连忙叫了他一声:“振哥,我在这呢”振哥便快速地走了过来。给我装了根红塔山的烟,然后我来了一句:“抽烟抽的红塔山,做人肯定不一般。”振哥哈哈大笑起来。“坐下,今天请你吃碗鳝鱼面”,“不用客气了,我刚在家吃饭了过来的”,“那我不跟你客气了,这碗面我就帮你吃了。”

我语重心长地问了他一句:“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振哥摇了摇头,反问我:“白哥,你这些年又过的怎么样?”我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说了一句:“说来话长,听我慢慢道来吧。”

2014年退学,砍了两年铝合金后,因与父母产生了分岐,大吵一顿后,独自一人去了上海,去追寻自己所谓的“梦想”。2016年春节刚过,我拿着这两年砍铝合金赚的钱,坐上了去往上海的k7012列车。

我托着笨重的行李箱走下了火车,然后想先去洒店把房间给订了,以免晚上没地方睡。我坐上了一辆公交车,由于我路途太累,竟然就在车上睡着了。在睡梦中我仿佛能感觉到谁在动我的口袋,但是我没能醒来,因为太累了。当我醒来时,结果真的是如梦乡中一样,口袋被人用刀片划开了一个长口子,里面的钱包不翼而飞。我可以想像到小偷偷我钱包的场景,也能看到周围有一群观众。当我下车时,我绝望的哭了,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我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包红塔山的烟,平时不怎么抽烟的我,今天想一口气把这一包抽完。我在想,要不要打电话去向父母求助,但仔细一想,在外面再怎么苦,也不要向父母诉说,不想让他们担心,况且,我当时还睹气说了一句:“我在外面就算要饿死了,我也不会要你们的一分钱”。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我就那样在长骑上睡着了。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的肚子已经饿的呱呱叫了,摸了一下口袋,妈蛋,手从口袋里露了出来,忘了昨天钱被人偷了。人生地不熟的,哪里去搞钱?难道去找工作?于是,我跑了一整天,工作也是没找着,都嫌我文化程度低了。难道要饿死,最后逼不得已在垃圾桶里捡了两个馒头吃,突然,一个头发龌龊,衣服破烂的人走了过来,他对我说:“小伙子,要加入我们丐帮吗?”我仔细想了想,现在自己无依无靠,先搞饱肚子再说。于是我答应了。在加入丐帮的两年时间里,我摸清了上海所有的街道,我每天能搞个一两百块钱,反正是衣食无忧了。作为一乞讨的专业人员,我们每天都搞的像上班一样,早上六点起床,我换上破烂的衣服,用煤灰在脸上一摸,然后早早地蹲在人口密集的场所,开始上午的乞讨。十二点后,我们换下破烂的衣服,穿上干净的正装,洗一个脸就成了另一个人。然后潇洒地走进饭店,搞上几瓶好酒,痛饮一番。

两年后,我觉悟了,我退出了上海丐帮协会,因为收入太低,还老遭人白眼,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于是,我决定自主创业。一个人成立了上海捡小方协会,起初只有我一个人在捡,后来通过我大力的宣传与激励的演讲,我带动了一些人加入了进来,到2020年底,协会会员达到了三千多人,由当初一个人捡小方的队伍逐渐壮大成了一个三千多人的团队,我也由基层变成了会长,刚开始,我一个人要走几十里路,一天才能搞一百来块,然后逐渐队伍强大后,我开始指导,传受经验,并不定时的在网上给大家演讲,从他们捡的小方之中提取1%的份子钱,也就是说一个人一天捡一百块,就要交一块钱我,三千个人就要给我三千块,也就是说我一天可以搞三千块,一个月就可以搞九万。到2024年底,协会会员达到了六千多人。我将上海捡小方协会改成了“湖北捡小方协会”,给更多的湖北人提供机会。

我讲完我的经历后,振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说了一句:“也就是说,你现在是百万富豪了?”我低调地说了一句:“嗯,振哥这些年混的怎么样?”振哥叹了口气说:“我混的很差,现在在家种田,我承包了五十亩鱼塘,六十亩稻田,一年免强混口饭吃吧”。我说:“那也还行,至少不愁吃穿。”

“听说你要去相亲?我陪你一起去吧,我去会会女方的闺蜜”。“好啊,我正好在找伴去呢。”于是,我在监利租了一辆牧马人,载着振哥到了刘市。这是今天的第一场相亲,女主角是个玻铝大老板的闺女,气质可佳,相貌清纯。我们将女主和她的闺蜜载到了监利麦当劳,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我说:“吃点啥?”

女主说:“随便点吧”,于是我点了一些东西,振哥突然来了一句:“你看我长得枪么样?我有房没车,父母正壮,爷奶健在,你看可以不?”女主说了句:“你长像还行,没钱也不要仅,我们可以慢慢来,先聊点别的吧,等下再聊这。”然后我对女主的闺蜜说:“我有孤独和酒,美女你跟不跟我走?”美女豪爽的来了一句:“走”。于是我们丢下他们两个一起开车去玩了。

晚上了,我把女主闺蜜送回家了,并互留了手机号码。当我开着车回到麦当劳时,只见振哥,蹲在门口,嘴里夹着一根1916,略带忧郁的眼神盯在人山人海的广场上,我朝着振哥走了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对他说:“别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媳妇要到山区找。”振哥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静静。”(后来,振哥一直没说那个女孩拒绝他的原因,只是沉默不语,我猜想,那女孩一定是嫌振哥是个农民。)

第二天,我们来到了新沟,(龚场的女孩太挑了,只能从外镇下手),我一来新沟就第一时间去了趟新沟高中,毕竟,那个是我曾经的母校。虽然在那只读了一个学期。我们将女主角约到了新沟德克士,找个位置做了下来。女主角相貌不凡,气质十佳,汪汪的大眼睛,高峻挺拔的鼻子,白嫩的皮肤,仿佛有三国美女貂蝉之貌。帮他们点了吃的东西之后,为了避免当电灯泡,我说出去接个电话,然后溜进了新沟高中。

下午五点时,我开着车过去接振哥时,只见振哥一个人做在桌子上,喝着金龙泉啤酒,边喝边在馆子里大喊:“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总要这样无情的对待我,我不就是长矮了点吗?难道这一辈子就娶不到老婆了?”搞的在场的人都被吓到了,大家都紧紧地用双眼盯着他。他大骂道:“你们看什么看?是不是你们也嫌我矮?”然后用力地把瓶子往地下一板。我觉得情况不对了,连忙抓住了振哥,对他说:“你喝多了,我送你上车”。我一个人将振哥拖进了车子里,振哥口中依旧还念碎道“为什么?为什么啊?”

在车上,我在想,这小子喝啤酒也是能喝醉?,他妈的不会是故意装的吧。我往座位后位一看,只见振哥已经鼾声如雷。看来是真的醉了。

第三天早上,我用锤子敲醒了正在沉睡的振哥,大声地对他说:“快起来,今天又有一场相亲,是隔壁王大婶介绍的,听说要求不高,人长的也还则实,脾气又好”。振哥依旧还是卧床不起,经过我反复的劝说,最终振哥答应去了,并说:“这是我今年的最后一次相亲,失败了今年就不相了,我不想一直被人水。”

我用牧马人把振哥载到了渡口,一下车,我们就连忙向女主角的亲戚邻居装烟,装的都是两百块钱一包1916,一路装过来,两包烟装完了。女主长相没有前面两个长的好看,不过也还凑合了。性格能感觉得出来是安静内敛型的。经过她父母的同意后,我们将女主角载到了龚场川妹子火锅店。

点完菜后,女主角突然向振哥问到:“你家有车吗?”振哥被这突如奇来的一句给愣住了,然后不高兴地说道:“没有。”“那这车是谁的”,“我朋友的”。“那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是农民。”听到这里女主角脸色马上就变了,然后又说道:“那你一年收入多少”。振哥不奈烦地说道:“十万左右吧”。女主角又说:“我想找一个有经济条件的人,毕竟这样我可以生活的轻松一点”。这下子就彻底地激怒了振哥,只见振哥用手往桌子上一拍,然后对女主大声说道:“那你是嫌我穷啰,我这一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你们这些拜金女,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已什么德行,有麻生希的胸吗?有林志玲的脸蛋吗?还在这里挑。一个真正优秀的女人是会相信自己的男人的,相信那个男人能给他未来,而那个男人也才有动力去奋斗,拼搏,但是你们有几个女人又曾相信过那些没钱的男人们,你们只是无情抛弃我们这些没钱的男人们。你们正确的选择应该是选一个忠厚质朴有理想有抱负有上进心的男人,而不是那些败絮其中的大款们”。女主淡定地回了一句:“你知道什么是现实吗?没有钱就没有你心爱的女人,没有钱就没有你口中的未来,也没有人会跟你做朋友,你只能被这个社会所抛弃”。振哥变得沉默不语,过了片刻后说道:“你今天对我说的话我会记住的,没有钱就没有自己心爱的女人,今天的相亲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振哥被这个女人打击到了。振哥一个人转身离开了龚场川妹子火锅店。

五年后当我再见到他时,他已经富甲一方,变身了高富帅,走上了人生巅峰,迎娶了白富美,并育有一儿一女,从此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我想肯定是当年那个女人深深地打击了他,让他在五年之内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或许,一个女人的实话真的能激发一个男人的潜力吧。(此篇完结,敬请期待《龚场传奇之友情岁月》)

【后记】:家乡的相亲风气,我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呀,一些东西仿佛被世俗所束缚,无法动弹,只能顺从,人的虚荣心与贪婪在相亲场上若隐若现,那些没钱没车没房的单身汉多次造到羞辱,一个男人的自尊就此土崩瓦解。如果可以在外地带个媳妇回来,谁又情愿回来相亲。请珍惜现在自己所爱的人吧,毕竟,有多少爱能够重来,又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责任编辑:admin)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顾问团队 |  本网团队

版权所有:中华龚氏宗亲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1701-1703室 邮政编码:100124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京ICP备16050310号-1;经营许可证号:000000000000000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0000000000000 客服电话:000-0000000 电子邮箱:admin@gongjiaren.com
信息支持:龚氏交流编委会 经费支持:北京共工传承文化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龚氏网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